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送快递

已有 190 人阅读此文 | 2018-02-26 03:02 | 来源: 刘传鹏博客 | 作者: 刘传鹏

文 / 安小庆

编辑 / 楚明

来源/ 每日人物微信公众号

1

珠穆朗玛,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的极点。

离这个极点最近的扎西宗乡人,大概是这世界上,除了高原地质专家、气象学家、神话学者和登山家外,最了解世界最高峰所有秘密的人了。

生活在珠峰脚下的扎西宗人,与头顶的珠峰为伴,从生到死,从白昼到黑夜。他们知悉神山的一切:它的不可抵达,它的神秘与日常,它的多变与无常。

过去,神山庇佑扎西宗人的灵魂。现在,在灵魂之外,围绕神山诞生的旅游、科考和商业活动,也在逐渐让它脚下的子民缓慢进入到一种新旧夹杂、铁板不再一块的生活状态。

这种状态,犹如冰川和冰块正化冻为雪水的过程。按照社会学家鲍曼在《流动的现代性》中所定义的,扎西宗人正从一个固态社会进入一个流动的液态的社会。

若要寻找这个固态到液态过程中,最了解珠峰和扎西宗人生活的所有秘密的人,那么来到扎西宗乡上,找到唯一两条土路所形成的那个丁字路口就对了。

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送快递

珠峰脚下的扎西宗乡 

杨涛和父亲杨建民的店,就正正地坐落在这个路口中心。

你很难动用城市生活经验去定义这个店:它左边墙壁的货柜摆满了零食、饮料和酒水,但它不是便利店。因为往右手边看去,还有好多筐蔬菜和水果,但它也不是果蔬店。只要再往里走走,你就会在左手边的货架和最里面的冰柜上面,整齐堆放着几十个快递包裹,但这里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快递网点。

退出门外,或许只有大门上方悬挂的蓝色招牌能够定义这儿了:扎西宗乡@珠峰菜鸟驿站。

这无疑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快递驿站,高度5200米。

驿站曾是中国最古老和最典型的物流体系和运作形态,关乎信息、商品、物资、人员流通的物流,一直与人类文明的演进紧密相关。

如果说青藏铁路是一条“天路”,那么对于珠峰脚下的扎西宗人来说,珠峰菜鸟驿站就像一座“天梯”,它解决了过去让所有扎西宗人最头疼的物流问题,更重要的是,从0到1,连接起珠峰与世界。

故事的开始,两位外乡人,驿站的经营者杨涛和父亲杨建民,他们带来的连接,对世代居住于此的藏民来说,充满了神奇的魔力。

2

杨家父子掌握着扎西宗人消费和生活里的大多数秘密。

比如,这里最好卖的蔬菜是一种绿色叶片部分极小而白色茎杆肥大的“小白菜”。这种“小白菜”多年来几乎统治了西藏人的餐桌和所有公路沿线的四川饭馆。

杨建民讨厌吃这种名不副实的“小白菜”,但顾客喜欢。每周二开货车去日喀则进货,他都会进回三四十斤的“小白菜”。

三年前,杨建民在珠峰当兵的一位陕西老乡告诉他,乡里位置最好的商店要转让了,“四川老板赚够钱,要回老家享受生活了”。

但是转了两三年都没转出去。听到消息的杨建民马上从老家跑来,顶下了这家店。在老家和西藏做了几十年泥工、木匠、煤炭批发、水果生意和跑过运输的杨建民,一看到这家店的位置和扎西宗这几年的旅游发展情况,就知道自己这回终于找到了一个对头的生意。

他克服高反和干燥,一年多时间就能用藏语跟老乡卖货收钱了。一年前的六月,因为生意太好,忙不过来,他把在伊朗工地上做机械调试的儿子杨涛喊了过来。

1991年生的杨涛,高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了。他不喜欢学校的生活,过去六七年里,他去了很多城市打工,和父亲过去一样在很多行业里辗转。但他们又根本不同,因为九零后的杨涛是中国互联网初代原住民。他有三只手机,热衷手游和网购。

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送快递

菜鸟驿站内杨家父子

但来扎西宗的第一个月,他就备受打击。

因为没带冬衣,他打算在网上买一件厚外套。但购买的过程很不顺利,七成以上的店家都不发西藏,而剩下的店家,杨涛需要一家一家询问“可以发邮政吗”,因为只有邮政能把货发到乡政府。而其他所有快递公司,都需要自己开车去日喀则或者定日县自取,亦或是拜托顺便去县市的朋友代取。一旦超过七天,还会有原件退回的危险。

这就是西藏地区,珠峰脚下最普通的物流状态。多种不利因素和成本的叠加,以及网购行为的不普及,让这里成为互联网时代的化外之地。

该如何描述这里曾经的封闭和固态呢?杨建民记得自己开店三年多,还没有从本地人手里收到过一张假钞。“因为他们全都是银行取的钱,加上环境封闭,做生意的人少,各种流通都很少。”

在杨涛这里,在扎西宗的第一次网购让他真切体会到,8844米珠穆朗玛峰所代表的第三极,同时也是一座尚未跨越的互联网屏障。

“每家快递公司最远都只到县里,也没有哪一家主动跳出来说,我们联合起来做一个共享服务的东西。“最终,杨涛足足等了三个星期,终于从邮政那里拿到了冬衣,但他已经在珠峰早晚的寒风里抖了一个月。

所以当一个月后,扎西宗八零后乡长赵航科和菜鸟的工作人员来到店里,希望在这里开一家“菜鸟驿站“,在收发快递”苦秦久矣“的珠峰脚下织起物流网络节点的创想时,杨涛几乎没考虑,就跟父亲说”可以干“了。

对赵航科来说,喜马拉雅屏障似乎同样无法跨越。12年前,西北政法大学毕业的他,因为“从没有去过远方,对远方有憧憬”,主动报名来到了日喀则定日县工作。去年初,从县检察院来了扎西宗当乡长。他十年前就开始网购了,是典型的边疆网购刚需人群。曾经在内地大城市生活,很难在小县城选到自己心仪的物品,因此网购是最佳选择。

“方便自己,也方便别人啊“,这是杨涛最直接的动因。还有一种不可言说、因缘际会的巧合:他和父亲是此地最适合干这件事的人了——家里有货车,另外,这里只有杨涛熟练掌握和网络有关的一切。

当时,他们不会知道,他们在改变当地的历史。两个月后,驿站挂牌。杨家父子的百货商店升级为线上线下两种消费场景和物流终端。扎西宗人正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也基本上是他们网络购物的开端,也是黄金时代。

在过去,甜茶馆和朗玛厅是扎西宗人最热衷前往的公共领域,人们在其间互通有无,交换见闻和八卦。

现在,位于扎西宗街道中心的百货商店,因为菜鸟驿站的出现,已经取代本地茶馆,成为全乡最重要的公共领域——信息,货物,新知,技术,网络知识,网购方法…….都在这里传递开去。

在这里,年轻的外来谋生者杨涛,与菜鸟驿站一同扮演着启蒙者的角色。“驿站“这个古老的物流形态,也在数字时代更大的地理尺度和时间维度下迭代重生。用这座快递“天梯”,使得世界屋脊上的边陲乡村跨越8844 米高的数字屏障,进入世界“新经济“的版图。

3

宛若羊肠般曲折的曲宗公路,是杨建民每周开车前往定日县和日喀则市的必经之路。2017年10月17日,下午四点多,他拉着一车的蔬菜、水果、啤酒、可乐以及80多个快递,从这里经过。

站在曲宗公路最高点的加乌拉山口,海拔5300米,向远处绵延的喜马拉雅山脉望去,珠峰、洛子峰、马卡鲁峰、卓奥友峰、希夏邦马峰这五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用最直观和最合适的观赏距离,构筑起人们对第三极的想象。

从山口往山下望去,频繁折转的盘山公路犹如一把巨大的阶梯,将喜马拉雅与山外的世界相连通。

杨建民依旧会被路上壮美的景色所吸引。在车窗外的石壁上,他总能看到一些画上去的白色梯子。他的本地朋友们告诉他,那是藏民画在岩石上的天梯,有着轮回往生极乐的宗教愿景。

想要抵达的“梯子”,在此地似乎无处不在:盘山公路是“梯子”,杨建民的货车上也有梯子。在遥远的雪山和冰川之上,还有登山者用来修桥搭路的梯子。甚至在珠峰脚下,世界海拔最高的上绒布寺,莲花生大师曾经修行过的地底洞穴中也有古老的石梯。

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送快递

曲宗公路

在杨建民和儿子杨涛以外来者身份所进入的这个地方,高度和距离是一直是被世人仰望和畅想的美好词汇。但只有真正在这里住了下来,才会真正明白高度和极限背后的封闭和阻塞,才会懂得这里的人为何对“抵达”和“梯子”如此渴望。

傍晚六点半,杨建民的车开到了店门口。边地的天黑得晚,父子俩赶在天黑前卸下了所有货物,其中包括扎西宗人酷爱的小白菜和最期待的快递。

正在电脑前录入包裹信息的杨涛发现,那个总是最早来取货的中年男子又出现了。

伦珠,扎西宗乡卫生院副院长,同时还是杨家的房东,就住在驿站楼上。这次他一共有6个包裹:四双童鞋和两件成人羽绒服。

伦珠已经有近四年的网购经验,但直到一年前菜鸟驿站在他楼下设立,他才开始频繁地网购。在那之前,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印象最深的是“很多时候,自己开车去县里快递点取货,来回100多公里的油钱比买的鞋还贵了”。

边地苦寒,本地人最爱买的是登山鞋和羽绒服。伦珠也试过在放冬假的时候,专门带着家人一起去日喀则或者拉萨买冬衣,“专卖店和商场的衣服太贵了,网上五六百的,他们要卖一两千。”

这种为难的购物状态在驿站到来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伦珠有一双大眼睛,说话的时候,他和善并且不做保留的笑容,让他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当他来领包裹时,这种温情之中又多了兴奋。

但包裹还没有全部整理好,杨涛只能让伦珠明早再来。这天晚上,他一直加班到两点多,按照工作规范把80多件包裹的信息都全部扫入系统,并给收件人发送了取件通知和取件码。

每成功操作入库一件,都会发出“扫描成功”的声音。

4

这个声音,是杨涛的好哥们儿洛桑在谈到杨涛时第一时间会想起的声音。

洛桑是扎西宗乡有名的“富二代”。他的父亲是当地闻名的天珠商人,每年有一半时间在广东做天珠生意,再从广州市场批发手串专卖西藏。

洛桑的父亲还在乡上开了一家叫做“珠峰纪念品商店”的店铺,但店里没有一件纪念品,卖的都是一些落满尘土的廉价的鞋子、衣服和日用品。三年前,洛桑从临近的拉孜县高中退学后,这间店就交给了他管理。

在扎西宗尘土飞扬、狭窄短促的街上,几乎有一半的男人留着辫子,长发里缠绕着红色的丝绳和巨大的玛瑙。20岁的洛桑是扎西宗最时髦的男孩儿,他穿新款的球鞋,一身著名户外品牌的冲锋衣裤,梳着油头,有四部手机,其中包括最新款的苹果手机。能够讲流利的汉语。

每到顾客稀少的夜里,洛桑便关门踱步来到30米外的菜鸟驿站。20岁的他和26岁的杨涛一起消磨了很多个夜晚。那些夜里,他会毫不见外地抓起杨涛店里的炒瓜子,一边嗑一边跟杨涛聊天。

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送快递

深夜的扎西宗乡

忙的时候,杨涛不会理他,有时还会吼他,叫他“滚”。但这是他们之间的语言。他当然不会生气,依旧怡然地抓着瓜子,然后一直听到柜台那边传来的声音:扫描成功。扫描成功。扫描成功……

最初他不会在网上买东西,他先在杨涛手机上选好东西,然后杨涛帮他付款。连支付宝也是杨涛帮忙下载装好的。但在杨涛的指导下,不到一个月,他就精于此道了。

刚开始还有点不放心。他想了一个办法,从网上按照价格从低到高的顺序,依次买了三个不同品牌的手机,发现每个手机的质量都没问题,价格还比县里手机店便宜两三百,并且很快就能从驿站拿到,再也不用一等一个月,于是欢快地跳进了网购的新生活。

一旦剁手再难长,从此网购路茫茫。“现在是太方便了,我的货一到,杨涛就会叫我。”

在杨涛看来,洛桑不仅洋气,脑子也很好用。就在学会网购后两个月,他就开始从网上买货,然后加价卖给乡里其他有需要但不会网购的人了。刚刚过去的三个月,他从淘宝买了10件冲锋衣,15条速干裤,40双登山鞋,10件羽绒服,成本分别是95块,60块,125块,390块,他平均加价60到80,已经全部卖光。

最让洛桑得意的是,“爸爸一年前从拉萨进的胶鞋和衣服都还在货架上,我的已经卖完了。”

“富二代”洛桑不想这一辈子都靠爸爸,他已经知道自己和父亲是两代人。“爸爸他不会网购,他卖的是大人的东西,他是以前以前的人,他看得多,他有经验。我不想跟他做一样的事情,天珠太危险了,骗子很多,一不小心几十万就没有了。我现在20岁,是努力的时候,我要证明自己。汉族人说,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觉得我没有梦想,就跟那边挂着的风干羊没有区别。“

父亲知道洛桑在卖东西,但他觉得那些都是小生意。洛桑的想法不一样,“我希望大家说我的商品好,眼光好。”最近,他回了一次老家,村里一个放羊的牧民拜托他买一双质量好的高帮登山鞋。他把他们的需要都记下来,想到扎西宗的牧民可能都有这个普遍需求,他觉得这个生意可以做。

他把杨涛教他的,又教给了更多的人。“扎西宗人开始都不知道什么是支付宝,我说,就是你们的钱包,在网上买东西也要一个钱包。昨天晚上刚刚给一个朋友下了支付宝,帮他弄好。”

与外界的想象不同,西藏的网购比例和消费额居全国前列:支付宝2017年初发布的2016年中国人全民账单显示,西藏以90.3%的移动支付占比排名全国第一,人均购物支付金额为8260元,排名全国第10。

过去一年,洛桑网购花了4万多。这一年,他也和杨涛成了“真正的朋友”。前段时间,杨涛家库房要搬,他看到了,就把正玩着的手机拿给杨涛妈妈收着,自己跑过去搬东西。平常支付宝没钱的时候就直接开口,“杨涛,支付宝没钱了,发我几百。”

5

下午两点多,驿站一半的包裹都被领走了。杨涛站在门口跟“成都饭店”的老板点了一份木耳肉片和一碗米饭。

人称珠峰大本营“大老板”的阿曲也正好走进了“成都饭店”,点了一份大碗肉丝面。

阿曲和家人一起经营着珠峰大本营边上的绒布寺招待所。过去很多年,绒布寺招待所都是游客和登山者在珠峰地区最主要的住宿机构。除此之外,阿曲还在珠峰大本营的牧民帐篷旅馆区,拥有多个黑牦牛帐篷。

珠峰核心地区不允许建永久性建筑。因此帐篷旅馆每年四月搭建,十月中旬下撤。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阿曲都要在大本营做生意,甚少有时间去日喀则和拉萨购物,因此除了旅馆所需商品,他还常常在网上买羽绒服和户外鞋,“因为都比拉萨的店里要便宜三四百”。

为了给游客提供多元化的食宿服务,阿曲定期在网上购买自热米饭、自热麻辣烫、自热火锅,以及巧克力和士力架。“以前去市里进货,费钱费时间不说,也不一定有货。”

现在他有了新的、更便利的选择。他还把这个便利告诉给了来登山的不少游客,“以后再来,可以先把那些装备先寄过来,很方便,安全”。

虽然阿曲是所有扎西宗人都知道的“大老板”,但在杨涛那里,最佩服的却不是这些做大生意的藏族男人,而是被他称为“扎西宗微网商第一人”的藏族女孩央宗。

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送快递

珠峰大本营,在最接近珠峰的地方也能收到快递。

和洛桑一样,央宗也是在杨涛的帮助下学会网购的。

在扎西宗这个地方,央宗属于怎么看都很“奇怪”的那种女人。她今年29岁,同龄人几乎都在10年前嫁人,如今都有两三个孩子了。但她依然东游西荡,对恋爱和结婚都没有迫切的渴望。如果真有什么渴望的话,那就是上学。因为父母的不支持,她没有进过一天学校。

过去七八年,她去过拉萨,去过印度,看到了雪山之外的世界。她努力地自学藏文和汉语,如今说起汉语,比上学的哥哥和弟弟还要熟练。

两年前她回到扎西宗,和父母一起投资开了一家茶馆,去年租屋因故被收回。无事可做的她,发现拉萨的不少朋友在卖衣服和面膜。一位好心的朋友悄悄告诉她,东西都是淘宝上买来的。

但那时,她还没有网购过。去年八月的一天,她去杨涛店里买菜,看到杨涛正在帮人从手机上买东西,就拿出自己的手机,请杨涛教她网购的方法。

仅仅两个月后,杨涛就发现央宗开始从网上进货,然后通过手机卖出去。“她是我见过第一个做网商的扎西宗人。”

央宗卖得最好的是变色眼镜和户外帐篷。单是今年,她就已经卖了200多副眼镜,每副20块的利润。其中一半是卖给扎西宗的老乡,一半是卖给山南、阿里的朋友。除了眼镜,扎西宗老乡还爱从她这里购买冲锋衣,今年下半年,她就卖了100多件,“还有很多人不会发红包,也不会转账,不然卖的更多”。

几乎每个星期,央宗都要来驿站取包裹。开始自己做网商后,她每个月多时能有一万多收入,少时则有三四千。

她在珠峰下村落里出生,一直放羊、种青稞到成年。“直到18岁,我还是想上学,因为没有文化,就做不了事。但是他们还是不同意。”

就这样别别扭扭地到了28岁,成了所有扎西宗人眼里不结婚却到处跑的怪女人。家人、父母、亲戚都为她的下半生担心不已。

“其实我一直想离开这个地方,条件太差,没有什么机会,我不想找这里的男人,他们没文化,爱喝酒,懒惰。我不想嫁人来依靠别人。我想靠自己,做大生意,赚很多很多钱,然后去帮老家的女孩,还有孤儿。这里的女人太苦了,一辈子就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一辈子就这么完了。她们很多人到现在都不相信我在手机上做生意。她们说看不到东西,也看不到钱,说你是骗子吧!“

如今,她们中很多人开始佩服央宗的独立,开始相信她。对于一个边疆藏区的大龄未婚女青年来说,现代物流和互联网经济,让她在逼仄的生存环境里,获得了一直梦想的成长和自由。

6

就在杨涛开始教央宗和洛桑网购的去年,马云在几乎同时举行的一个大会上向200多名全球投资人和分析师解释和梳理阿里巴巴的业务和战略:“只要你有一个手机,你就可以自由买卖。”

对于扎西宗人来说,不只手机,还有网购、快递、移动支付和菜鸟驿站共同织出的一张网络,正在渐进而深刻地改变着世界屋脊的生活。传统的封闭的固态社会,正在向一个流动的连通的现代社会演进。

“菜鸟”,一般来说是新手的意思。在珠峰下的扎西宗,年轻的杨涛、洛桑、央宗,都是菜鸟。但他们同时充满无惧的热情,一不小心,改变了珠峰脚下这个乡村的历史。

高原上,还有一种叫做斑头雁的鸟,它能够在迁徙时,从藏北高原飞越珠穆朗玛峰,去往南亚次大陆生息。

这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正是这种鸟,以无惧的勇气、热情和智慧,搭建起了跨越喜马拉雅的天梯。

本文地址: http://liuchuanpeng.com/shangyemoshi-siwei/5612.html

已有 0 人评论 网友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刘传鹏博客|专注分享互联网商业模式和网站运营推广策略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