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一年找回1274名儿童:“团圆”背后的打拐变局

已有 396 人阅读此文 | 2017-05-23 15:47 | 来源: 刘传鹏博客 | 作者: 刘传鹏

截止今年5月15日,团圆系统共发布失踪儿童信息1317条,找回1274人,其中溺水75人,遇害29人,离家出走750人,解救40人,迷路192人,外出前往同学家玩耍67人,其他114人,其他意外身亡7人,未找回43人,找回率为96.74%。

买婴不成,女子邀前夫密谋夺子。主动套瓷,趁人不备诱拐儿童。拐卖儿童手段多变,如何打击拐卖、拐骗等不法交易,找寻和解救儿童,互联网科技手段正改变着传统的打拐局面。

儿童被拐案件约为3%,半数以上都为离家出走、走失案例,打拐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一位公安部资深打拐民警指出,虽然是离家出走或走失比例偏高,但对这部分儿童的安全问题仍不容忽视,谁也无法预知孤身在外的未成年人下一秒会遇到什么危险,这类人群容易被拐、被骗,相对于少数发生被拐的受害家庭,更应该给予关心和帮助。

男婴闹市被抢

5月9日中午时分,福建泉州南安市水头镇一城中村内,丁远山轻轻推开了一扇半掩的木门。儿子被抢案发生近半年后,丁远山再次回到原来租住的出租房。

作为小概率事件的被拐受害家庭代表之一,丁远山失而复得找回儿子,面容难掩内心起伏。

上线一年找回1274名儿童:“团圆”背后的打拐变局

福建泉州市,丁远山在原来住过的出租屋里。去年底,他的儿子丁小康被人抢走。

开始风化的门板油漆已脱落殆尽,他低头弯身钻进昏暗的平房,白底发黑的墙面涂满了小孩用画笔画出的不规则图案与文字。

丁小康是丁远山的小儿子,他的另一个孩子因病未完全康复。

2016年12月11日,妻子王春花在结识并不久的张妍丽(化名)邀约下,来到水头镇步行街逛街。中午时分,在熙熙攘攘的老步行街上,出生不足三月的丁小康,突然被当街抢走。

事发前,张妍丽几番口舌才说服王春花,从她怀里接过男婴丁小康,并告知王春花可安心进店看衣服,自己会在店门口照看好小孩。

王春花并未怀疑,转头走进狭长的服装门店开始挑选衣物。也就几分钟,张妍丽尖叫着喊,孩子被抢了。

一名中年男子从张妍丽手中抢过丁小康后,搭乘前来接应的摩的,消失在人群和车流中。

来不及脱下刚试穿的衣服,王春花跑出服装店询问情况。张妍丽安慰说不用急,自己会帮忙去追,张随手拦下一辆摩的,很快也消失在了长长的老街。

南安市水头镇刑侦中队打拐民警蔡明泉介绍,2016年12月11日13时,市局接到王春花报警称儿子被抢,随后警方将丁小康被抢的信息上传至了团圆系统,进行周边100公里范围的首次信息推送。

根据案发现场周边视频监控,警方锁定了驾驶摩托车的男子与实施抢夺的男子。

综合视频监控和群众反馈等多方线索,民警惊讶发现,自称帮忙追嫌犯的张妍丽,追逃方向与摩托车方向竟然相反,而当时她是亲眼看着摩托车逃走方向的。

“更让人意外的是,追嫌犯的人绕了一圈最终和嫌犯汇合了。”蔡明泉说,经比对,在大盈高速桥下接走张妍丽的摩托车与实施抢夺的摩托车系同一车,专案组推断张有重大合谋作案嫌疑。

“在南平市延平区一家宾馆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张妍丽和同案犯涂程(化名),并安全解救被拐的男婴。”蔡明泉介绍说,连夜追捕抓获犯罪嫌疑人6人,只用了7个小时。

“在团圆系统发布小孩被拐消息后,就陆续收到各地热心群众近200多个电话,向我提供线索。”90后打拐民警蔡明泉第一次感受到了利用互联网技术打拐的强大威力。他说,团圆系统推发消息给周边移动终端用户,可在第一时间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信息围堵。

他介绍说,通过这个由阿里巴巴提供技术支撑的打拐系统,信息上传后,会在1小时内推送给案发现场周边100公里的移动终端用户,2小时扩散增加至200公里,儿童失踪超过3小时,推送范围也将扩大到500公里。

覆盖的客户端包括已接入团圆系统的高德地图、支付宝、手机淘宝、一点资讯等多个拥有巨量用户的APP。“相当于让成千上万个群众,充当民警的眼睛监控作案嫌疑人的一举一动。”一位资深打拐民警形象地比喻称,这大大增加了不法分子的犯罪成本。

坐在凌乱空荡的出租屋内,丁远山嘴中不时念叨,一定要让抢孩子的坏人坐牢。

按2015年11月1日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规定,被拐卖妇女、儿童的买方,也将一律被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副教授吴沈括向记者介绍,根据《刑法》规定,拐骗儿童罪最高可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而拐卖儿童罪的量刑则要更为偏重。

拐卖儿童最轻的也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如果有刑法规定的八种加重情节,甚至会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出现特别严重情节的,还可以判处死刑。

儿童被拐作案手法多样

与王春花一样,因轻信她人帮忙抱小孩,河南辉县市刘徐海(化名)也差点弄丢了孙子刘旭。

2016年六一儿童节前两天,刘徐海带着孙子在小区玩耍,期间一名中年妇女上前套近乎与刘旭玩耍。取得信任后,趁刘徐海下地下室取东西的间隙,中年妇女迅速将刘旭抱走。

当天夜里8点,刘旭被打拐民警找到时,这个2岁男童原本穿在身上的蓝秋衣白裤子,已被人贩子换成一件粉红色裙子。

上线一年找回1274名儿童:“团圆”背后的打拐变局

2016年5月30日,河南省辉县市两岁男童刘旭失踪,这期间他经历了惊心动魄的17小时。17小时之前,他还穿着蓝色长袖秋衣,17小时后他回到家人手里时,穿着人贩子为他换的粉色裙子。

从刘旭被拐到找回,只用了不到1天时间。

上线一年找回1274名儿童:“团圆”背后的打拐变局

找到孩子以后,刘徐海一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警惕,他们时刻关注自己的孩子,决不能让孩子再入人贩子之手。

安徽省公安厅打拐办副主任唐庆美,在打拐一线有过16年打拐工作经历。她见证过被拐儿童家庭因失去孩子的悲痛,也见证过丢失孩子苦寻数年无果的绝望。

她认识影片《失孤》中刘德华饰演的主角原型——郭刚堂,她得知这位被拐儿子的父亲,14年来几乎每天都在寻找儿子的路上风餐露宿,春节甚至用以不回家与亲人团聚来惩罚自己的煎熬,而备受刺激。

唐庆美说,拐卖会给受害者整个家庭带来巨大的苦难,就算最终解救了,也会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传统拐卖案件十分猖獗,主要集中表现拐卖儿童收养为子,且多分布在西部偏远省份。

随着互联网普及,拐卖案件演变出多种新型手段,包括拐卖妇女儿童强迫卖淫,拐骗操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还有诱骗利用残疾人儿童进行乞讨等情况。

2000年,公安部组织打拐专项行动进行整治,一次性解救了4000多名妇女。自此,全国被拐妇女、儿童案件逐年下降。一名知情打拐民警介绍,现存被拐案件大多是历史积案。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副主任孟庆甜就分析指出,全国儿童被拐案急剧减少,内中原因与国家打击和宣传普法力度加大有莫大关联,以往只有公安部刑侦部门在负责打拐,但实际这是一个社会问题。“2010年由国务院组织反拐部际联席会,算是一个新的里程碑,全国妇联、民政部、教育部等35个部门,也都相继加入进来一同打拐。”孟庆甜说。

孟庆甜和唐庆美认为,真正撬动“全民打拐”局面的是类似于“团圆”系统这样,利用互联网和新科技的全新打拐手段。

科技打拐新趋势

“从打拐手段来看,国内打拐技术手段已经从最初的DNA鉴定、指纹鉴定、佩戴特殊设备等,发展到了人脸识别、虹膜技术及“团圆”等新媒体技术打拐。” 曾关注过打拐问题的北师大副教授吴沈括说。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介绍,以往公安民警打拐手段有限且效率有限。“主要靠张贴发布诈骗的寻人启示,信息搜集和反馈速度非常慢,而且这种纸质通告还容易受自然条件局限,被风吹雨淋变得模糊残缺。”

而一年前,公安部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搭建团圆系统正是为了解决面临的打拐老难题和新问题。

“团圆系统数据统计发现,每年发生大量儿童走失、离家出走现象,提醒家长在教育孩子时应注意沟通方式,重视孩子心理健康问题。”陈士渠说,为打拐,公安系统还建立了“一长三包”制,即一旦发生儿童被拐案件,就由县市区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担任专案组长,“三包”则指专案组长对案件侦办、查找解救被拐卖儿童、安抚被害人家庭工作全程负责到底。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公布的数据已经说明,拐卖犯罪案件近年持续下降,儿童被拐案件约为3%,半数以上都为离家出走、走失案例,打拐正在发生新的变化。

正如那位公安部资深打拐民警指出的,离家出走或走失比例占比很高,这部分儿童孤身在外,容易被拐、被骗,相对于少数发生被拐的受害家庭,更应该给予关心和帮助。

团圆系统在寻找离家出走、走失儿童等事件发挥寻人的作用,一线打拐民警深有体会。

今年3月8日夜间,北京朝阳区管庄派出所民警唐远接到群众报警称,一名13岁男孩因父母生气离家出走一天未归,做完笔录后,唐远通过团圆系统发布了男孩离家出走的信息,次日下午3时,看到团圆推发消息的朝阳群众发现了线索。

最终,群众提供的线索帮助民警在管庄某超市找到离家男孩。唐远说日常工作中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两起孩子走失警情,在团圆系统推发消息的帮助下,大部分孩子都能在三天内找到。“失踪儿童信息发布后,很多热心的网友都会留言,甚至是提供线索,很多网友转发失踪儿童信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极大提升了找回孩子的概率。”

作为技术支持方,团圆公益项目负责人、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刘振飞介绍,团圆系统还会陆续新增其他功能,力图扩大有效信息覆盖范围,多方位解决老百姓关心和重视的打拐、儿童走失离家出走等问题。

“我在阿里做过很多大项目,每做一个项目事前、事中、事后都会有持不同意见的人提出异议,唯独做团圆公益项目得到了一致认可。”技术出身的刘振飞说,团圆项目会长期做下去,不断完善,直到有一天真正实现天下无拐。

“正常的应用都希望流量和使用频次越多越好,而‘团圆’的终极诉求是,有一天人们不再需要它,那才是‘团圆’最好的结局。”刘振飞说。

有人问他,“团圆”的技术能力还能做什么?

现在那么多老人走失的信息,“我们在考虑,‘团圆’的技术能力能不能用来寻找走失老人?”

 

本文地址: http://liuchuanpeng.com/shangyemoshi-siwei/3153.html

已有 0 人评论 网友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刘传鹏博客|专注分享互联网商业模式和网站运营推广策略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