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技压日本同行,货卖全球

已有 554 人阅读此文 | 2017-04-05 17:30 | 来源: 刘传鹏博客 | 作者: 刘传鹏

这群曾经踏雪过山的老匠人,一边守护着千年传承的技艺,凭借“一张打”的盖世绝艺笑傲江湖;一边依靠互联网和淘宝店,把自己的匠心和手艺传递给世界。

时代在变,心态和精神不变,在不慌不忙中的锤起锤落,正应了那句“器物有魂魄,匠人自恭谦”。

一辈子就打一只镯子

走进新华村,村口挑一幡子,上书“小锤敲过一千年”,这里几乎家家能锻打,户户有匠人。据《鹤庆县志》记载,早在明朝,新华村的村民们就开始加工民族首饰等工艺品,从唐南诏时期就已是云南铜银器手工艺中心。据了解,如今全中国30%-40%的手工银器都出自于这个小小的村落。

寸之昌,新华村一名普通的老匠人,如今儿孙满堂的他依旧习惯于每天一大早在家门口生起炉火,开始一天的锻造——今天的工作是雕一只龙凤呈祥的手镯。

经常来新华村采购银器的淘宝店主陈亮在旁悄悄看了1个多小时,感慨万千,“我看过无数匠人做手镯,就数这个老师傅手艺最好,这龙眼和凤嘴,要活了。” 

他们技压日本同行,货卖全球

 錾花的过程是其它科技手段不可以代替的,用制模翻砂和电子雕刻技术完成的工艺品已经丧失了人文艺术特征。

寸之昌一遍大笑,一边变换着七八种錾子在手镯上雕龙鳞,“龙要飞,凤要舞,这是雕龙凤的基本。”

寸之昌说,他从十五岁起,便挑着小火炉,翻玉龙雪山进藏打银器,但一直专注打镯子,“虽然说‘一法通百法通’,但我这辈子就打这一只镯子了。”

他们技压日本同行,货卖全球

 寸师傅说,他一辈子就打一只镯子

这么神乎其神的手艺,难道就一直埋没于这个小村子?

寸之昌推了推老花眼镜,随手扔过来一个记得密密麻麻的本子,之间上面详细标明着买家姓名,镯子款式,发货日期……

“看,这上面的单子我再打三个月都打不完。”寸之昌笑着说,“我有淘宝店啊,我孙女负责接单,我负责打,全国各地都有来订的。”

他们技压日本同行,货卖全球

 家中开实体店,网上开淘宝店,门口就可以开工

寸之昌的镯子卖16块钱一克,4块钱是银子成本,12块钱是手工费,他一天大概可以挣300块钱。

寸之昌说,他每天只能打一只手镯,全年无休也就365只,很多时候客人的单子都要排到半年后,“这是最对不住客人的,有时候只好连夜给他们打。你看,这对龙凤镯,就是给一堆新人赶的。”

法国人都来学手艺

和寸之昌一样,新华村的老匠人几乎都有挑着炉子,在滇藏川等地打银器的经历。直到银匠村和互联网经济相结合,这群老匠人才不用走村串户讨生活,而是在家潜心修炼,传承技艺。

千年来,新华村的银器传承靠的是身传口授,传男不传女、传单不传双,这种传统的沿袭方式致使无法形成一套系统的工艺加工理论知识,而在沿途中也无法形成良好的教学循环。如今,无论从熔炼、选材 、下料、锻打、淬火、拉丝、画样、錾花、焊接、抛光,所有环节都已经笑傲江湖,独步全国。

新华村的老匠人有几百人,每人手法不同,专攻的款式也不同,比如全村唯一打造银藏刀、人称“藏刀寸”的寸师傅就说,他的藏刀通过互联网卖到了法国,“以前最多被人卖到拉萨”。      

他说,去年有一对法国夫妻甚至因为喜爱他的藏刀,直接跑到他家里住了三天,看他怎么从有到无打出一把银藏刀的。

  “一张打”技压日本匠人

这群乡村老银匠,虽然隐于苍山、匿于洱海,但是在互联网上,他们却是大名鼎鼎,迷妹无数。

王彦龙,1991年出生,淘宝店“山里人手工银饰”的签约匠人,他谦虚地说:“我的手艺只有我爸的7成,普通银器的锤法和刻花已经差不多,就是‘一张打’的手艺还不行。”

所谓的“一张打”,就是直接用一张银片打出一把完整的银壶,工程时间大约15天,需要捶打10万次。 

他们技压日本同行,货卖全球

 一把银壶据说要敲打10万下才能成型

“这应该是银匠手艺里的绝技”,“山里人”的老板陈波说,“这些年我也一直去日本等地学习打造的手艺。很多设计,人家的确比我们要好。但是自从我们研究出‘一张打’技术,连日本匠人都佩服得不行,有日本客户还偷偷在我的淘宝店里买了壶,拿回去仔细研究了。”

本文地址: http://liuchuanpeng.com/shangyemoshi-siwei/2325.html

已有 0 人评论 网友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刘传鹏博客|专注分享互联网商业模式和网站运营推广策略的博客